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歌亿民的博客

 
 
 

日志

 
 
 
 

巴赫:基督教文化先贤(一)  

2009-01-03 20:35: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国作曲家马赛尔(Marcel)说:“在众多渊博的学者之后,再用这有限的文字来描述巴赫,可以说是相当令人发愁和不可思议的事”(《巴赫画传》)。如果一部传记的作者发出如此的感慨,那么要以一篇短文介绍巴赫,那岂不是近乎疯狂的事?但也正如音乐学泰斗亨利·朗(Puol Henry Lang)所指出的那样:“巴赫的音乐尽管成为了全球音乐厅最经常上演的曲目,但巴赫为之创作,视服侍她为荣耀的教会却不闻不问。音乐厅几乎成了我们听巴赫的唯一场所,但这却是巴赫唯一没有为之写过一首作品的场合”。 无论作为乐迷还是教会音乐的业余工作者,笔者都深表赞同。我甚至对作为新教神学家的巴特(Karl.Barth)讶异于莫扎特(Mozart)而不是巴赫感到讶异(《莫扎特:音乐的神性与超验的踪迹》)。对于华人教会而言,我们就更加陌生。一提巴赫,有些基督徒往往就会与沉闷复杂联系在一起。虽然中国的音乐界也介绍过一些巴赫,但十分有限。而且大多是一些音乐技术性方面的。这些当然也很重要,但多少显明了我们仍然不了解这位大师的心灵。即使是音乐工作者,也很难领会《约翰受难曲》与《马太受难曲》中卓越的宗教情操。因此,在接触巴赫十五年后(几乎每周都听),我尝试为大家作些简单介绍与指引。

                        巴赫的生平与创作

对巴赫生平逐渐的了解,他在我心中的肖像也越来越清晰。他就像以诺一样:与上帝同行,生儿育女。

德国的小镇埃森那赫(eshennach)近乎奇迹般地在同一年诞生了两位终结了一个时代的天才。他们就是巴洛克颠峰的代表人物巴赫和亨德尔(Hendel)。那是1685年。和亨德尔一生漂泊异国他乡不同,巴赫的一生十分安静地生活在家乡的周围。

巴赫氏是德国乃至全世界最伟大的音乐家族。小巴赫打从娘胎起,就沉浸在五彩缤纷的音乐海洋里。巴赫虽然没有受过高等教育,却成为至今无人企及的大师,家庭传统是决定性的因素。虽然因此巴赫后悔了一辈子。但他的音乐之路并不顺利。在他九岁那年,父亲与世长辞。他不得不寄养在并不富裕的哥哥克里斯多夫·巴赫家里。幸好,上帝给了他一副恬美无比的嗓音,在拉丁语学校成为合唱团的领唱。这份差事为他赚取足额的学费。他天资过人,加上勤奋好学,在同辈人有如鹤立鸡群。早早的就引起了多方的注意。进入中学之后,除了音乐,他还学习了新约希腊文和路德宗神学。他对于宗教的问题异常着迷,在此期间如饥似渴地阅读了大量宗教文献。这为他日后作为音乐界中的神学家,打下了十分坚实的基础。中学还没有毕业,他便开始了短暂的游学生涯。先后在吕纳堡、汉堡等地接触了当时德国有名望的管风琴师。十八岁那年,他开始了音乐家的工作:担任魏玛宫廷临时乐手。一年后,他在家乡得到了一份梦寐以求的职位:教堂管风琴师。虽然巴赫后来作为作曲家不受人们的欢迎,但他直到一生的尽头都是令人景仰的演奏家。

有了固定的收入,又额外地从他叔叔那里继承了一点财产,22岁那一年,巴赫与相恋已久的远房堂妹(两百年前是一家)玛利亚·巴巴拉·巴赫完婚。1720年,巴巴拉过早地离开了巴赫。13年的婚姻里,她总共生了七个孩子(其中三个不幸夭折)。她离世的时候,最大的女儿12岁,最小的才5岁。被称为钢琴文献中的“旧约圣经”的《十二平均律》,就是鳏夫巴赫在这段时间内创作的。目的是为了教他的儿子练习。巴赫的日常工作十分繁忙,他显然无法平衡工作和孩子。次年他与年轻的歌唱家安娜·玛格达莱娜再次步入婚姻的殿堂。她不仅为这个家族增添了十三个成员(六个夭折,那时孩子死亡律异常惊人),更成为了巴赫重要的助手(甚至包括抄写海量的乐谱)。此后,越发成熟的巴赫迎来了创作的黄金时期。在莱比锡就任的27年间,大量的宗教清唱剧(Cantata,康塔塔)如江河活水般从他那里涌流出来。根据教会固定的需要,巴赫每年都要写近七十部大型合唱作品。任期内第二年就写出了充满诗意的不朽之作《约翰受难曲》。被誉为包括宗教音乐颠峰之作的《马太受难曲》即在这座城市首演。不过这没有为巴赫带来好处,反倒激怒了自以为是的领导们。当然,莱比锡的权贵是无法理解如此宏大深邃的作品的。他们习惯了华丽媚俗的“悦耳”,不习惯虔诚凝重的哀歌。在矛盾不断激化后,巴赫不得不辞去莱比锡市乐长一职。由于他的作品在当时不受重视,后来巴赫的研究者们整理了150年,才出版了大约三百部康塔塔。他的另外两部受难曲《马可》和《路加》目前也尚无定论。

此后的岁月里,巴赫仍然创作了大量宝贵的杰作。在器乐方面留下了两座难以逾越的高峰:《音乐的奉献》和未完成的《赋各的艺术》。但最令人感动地无疑是最后一部手稿《上帝,我行至祢的王座前》:

我行至祢的王座前,

哦,主,我恭顺的祈求,

请不要将祢那慈悲的面容,

从我这个赤贫的罪人身上转开。

赐我一个极乐的归宿吧!

我主啊,请在末日那天唤醒我......

让我永远能够瞻仰祢。阿门!

阿门!请倾听我的祷告!

1750年,在莱比锡贫穷潦倒又有疾病缠身的巴赫,息了世上的劳苦,回到他侍奉了一生的救赎主身边。我们相信,那是“好得无比的”!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巴赫和他的音乐彻底地被他的时代遗忘。大家都认为他的作品早已过时,甚至他的学生和儿子也这么认为。直到1829年,一个20岁的年轻人使《马太受难曲》再次在莱比锡响起,这种流行的观点才被改变。这位使巴赫音乐复活的年轻指挥家,就是由犹太教皈依基督教的虔诚信徒--孟德尔松(Felix Mendelssohn)此后,巴赫的作品不断在欧洲各大剧院上演。1849年“伦敦巴赫学会”成立,1950年“巴赫协会”成立。虽然1900年该协会倒闭,同年“新巴赫协会”成立。无数以巴赫的名字命名的音乐团体陆续出现。斯皮塔(philipp spitta)的经典著作《J.S.巴赫》出版,,神学家、伟大的“非洲医生”、管风琴师史怀泽(Albert Schweitzer)的巨著《J.S.Bach,音乐诗人》,则引起了更大的轰动。据说,从十九世纪至今,音乐会上演奏最多的是巴赫的作品。其次是莫扎特和贝多芬不分伯仲。

贝多芬第一次听到他的音乐便说:“他不是小溪(Bach),是大海”。“从他那里再也没有出来任何东西”,史怀泽亦不无感慨的断言。虽然有些人不同意,但巴赫确实无愧于“现代音乐之父”的称号。由于他的音乐处处流露出的宗教精神,信仰之道也随着乐音落入千万心田。因此,他又被成为“音乐宣教士”,他的作品也被称为“第五福音书”。

                      


更多精彩:歌亿民社区http://bbs.geyimin.com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