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歌亿民的博客

 
 
 

日志

 
 
 
 

庄英章等:重视人类学理论建构的探讨(4)  

2009-01-03 20:39: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视人类学理论建构的探讨

——中国首届人类学高级论坛观察员评论和总结摘要

 

庄英章,曾少聪,陈庆德,等/

 

【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年,第24卷,第4期】

二、中国首届人类学高级论坛开放观察员评论

 

人类学是注重田野观察的一门学科,而田野无处不在。在本届人类学高级论坛上,不少与会代表细心观察他们身边的田野,也收获了不少美好的经历,下面摘录的是本届论坛向与会代表开放观察的评论。

 

范光棣(台湾新竹明新技术学院休闲学系主任、教授)对这个会议,我觉得非常有用途。对人类学我是外行人,但我发现我并不是都外行,因为你们谈的问题我都很有兴趣。

我是个哲学家,后来也算是艺术家,现在在搞休闲人类学。像休闲一样范围非常广,也许你们谈的题目我事先知道也可以自告奋勇发表一些文章,因为我是个客家人,我一直对少数民族特别有兴趣,像犹太人、吉普赛人……所以昨天我听到那个东干人的故事就特别有兴趣。还有一个问题我觉得可以研究,就是在以前开封的犹太人,那故事我觉得也是挺值得研究的。还有我对来广西也特别有兴趣,因为广西是太平天国发起的地方,所以在广西我一直有一个理论,就是太平天国是男女平等观念最先进的地方,比西方还早。但我掌握的材料,很多人都说男女平等观念是从西方来的,因为太平天国是信基督教,是从基督教那里来的,很多大陆的人也附和着这么说。我觉得这是错误的,因为基督教是最不讲男女平等的。洪秀全本身也是念过儒家书籍,也不是从西方来的。所以我虽然没有专门去研究,但我觉得太平天国男女平等思想是从客家文化中来的,客家人是最讲男女平等的;是从它的实践中来的,所以太平天国有女将军、女革命分子等,我觉得要从那个方向去观察。另外一个题目,这次我对关于性别很有兴趣,还有台湾女学者关于妇女身体研究的那两个问题,对那两个问题我感觉有兴趣。刚才那两位观察员也说,就说我们做一些田野调查的时候,首先,没有一个理论去指导,田野调查会没有方向,也没有结论,另一方面有了理论去指导,可能由于太偏见了,得不出好的结论。所以,田野调查要有一个理论的指导,田野调查的结果也要回头来批判现状,改良你的理论,这样才会提升一个题目。因为我在西方太久了,已经有40年了,最近才回来,所以我可能我对西方的很多好东西、坏东西我都了解,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在台湾也好,大陆也好,我们整个学术界也好,在全面地西化,建筑、生活、生态全部西方化,所以我最担心的是这个,包括我们人类学也太崇拜科学太崇拜西方来的技术,所以我们学习他们的分析方法前也要调查清楚,很多马克思主义者可能现在也在排斥马克思主义,其实我觉得这点马克思主义是对的,从哲学的角度来讲,首先,他是以批判的态度,他是批判任何存在的东西,所以我觉得搞哲学也好,搞人类学也好,要采取批评审判的态度。要批判就要有理想,马克思主义以前一直吸引力这么大,因为他有理想,有一个理想社会,有一个目标。没有一个理想的两性关系、平等关系,只是形容现状,兴趣不大,一定要一个理想的男女关系、理想的人类社会等,做这个研究调查才有指导,才有方向,才有目的。谢谢!

 

徐晓光(贵州民族学院学报编辑部主任、教授、博士)人类学方面我是外行,我通过这次开的会确实学到很多东西,学到做研究的方法、理论,从会议举办形式上、运作上,我也 从徐老师这里学到很多东西。我是搞中国法制史的,中国法制史都是唐宋元明清,这些中原皇朝的法律研究,从我的经历来讲,再和别人比较的话可能做不过别人,后来我就把研究方向注视到中国少数民族问题上,最近搞的博士论文,写的是藏族法制史,这个法律出版社出版了,最近搞一本少数民族法制史,这本书也要出版了。徐先生编的那本书,我也看到了,他讲得也很清楚,因为研究人类学时离不开历史资料,这个历史资料用我们老话说,是浩如烟海,汗牛充栋,资料已把它当时的情况用历史详细地记下来了,这里头有一个文化解释问题,就是搞法律,它也有一个对过去资料的重新解释问题。所以,搞民族法制史也主要是把人类学的方法运用进去对少数民族法律历史进行解释。还有法律人类学这方面,我本人搞得很少,我到贵州搞一些苗族侗族的一些习惯法调查,搞得还不太深入,虽然出了一本小书,也发了一些文章,但对这个东西的了解应该说是比较浅薄,因为以前在这方面没有基础,云南大学的张晓辉在这方面也进行了研究,包括像苏力,还有梁子群他们也都是从文化的角度来研究汉族的一些法律问题,这个现在已经开始了,而且搞的也是比较不错。但我觉得从这个法律史学界来看和这个会议来讲,我总感觉,对人的各个方面都得研究,你研究这个我研究那个,他研究那个,大家有时说不上话,你研究的东西我一点都不懂,它就不像中国法律史这个学科,八百人从事这个教学和科研,每年中国法律史年会都开,每年参加会议的都有三百人,研究的主题非常集中,所以它就非常热烈,相比之下人类学学科,我也参加过社会史的一个学会,就非常松散,也是各方面的人都有,我觉得他们可能是由于专业的问题,因为法制史学科毕竟是法律界的一门主干课程之一。还有一个就是谈到文学,也是原来一些文学放到人类学里,他们一些东西,以后挖掘出来绝对有意义。我有时想毛主席他是不是人类学家,他可能也是最早的人类学家,搞农民调查,写湖南农民考察报告,我这是胡乱想,因为我不太懂。像本尼迪克特研究日本问题,她也没到过日本,她就写出《菊与刀》这本书,那么她就指导了美国人进入日本的实践。所以人类学的东西很繁杂、很复杂,一时解释不清楚,但是我觉得最大的特点应该研究实际问题,应该抓住当前社会最实际一些问题来进行研究,用文化进行解释,这可能就是研究文化人类学的精神,我就大略讲这些。

 

沈林(国家民委政法司处长)首先是抱歉来晚了,今天几位观察员评论是很不错的,收获不少,我参加这个会,是想从人类学中吸收一些养分,因为做民族工作,我又不是学者,又不是搞人类学的, 可以说是圈外的圈外。我昨天到了以后,就翻了一下会议安排,我就知道人类学高级论坛这是第一次召开,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形式,因为现在各种高级论坛很多,牌子搞得很大,而且品牌已经竖起来了,现在我们这个人类学高级论坛用这样的形式,从广西开始,我希望以后这个栏目的论题论点、主题论坛这些更加集中,更加有分量,时间更充分,这样每次论坛都有成果,都有新的东西,我希望这个论坛继续下去,坚持下去,谢谢!

 

陈礼贤(广西民族学院硕士研究生)我是一个人类学的初涉者,应该没有什么资格上来跟大家一起发言的,但是我觉得大家给我一个那么好的机会,那么我就讲几点吧。总的来说这个论坛有以下几个特点:第一,开拓性,我们知道这次人类学的高级学术论坛是首届的,是广西民族学院学报编辑部以及很多单位一起创立的,是在我们两岸三地专家学者和同行的支持下召开的,这样为中国人类学学者的互动构筑了一个良好的平台,我觉得这点很好,我希望我们这个平台能够发展下去。第二,广泛性,其实我作为徐教授的研究生,他带我参加了很多学术的会议,比较起来,我们今天这个学术论坛的一个特点就是,会议代表的面比较广,我数了一下,我们台湾来的代表就有十来位,所以我觉得这是海峡两岸三地人类学者的学术对话,比如说像台湾庄英章先生、乔健先生,当今中国人类学界的泰斗级人物都来了,所以这个是海峡两岸学者的一次学术交流,对海峡两岸的统一有很大的意义。第三,跨学科性。我作为一个会议的工作者,我在收集论文当中,我发觉很多专家学者的论文,涉及很多学科,比如说孙正国的文学与人类学的结合,还有经济学的,还有哲学的,还有宗教学,很多学科都涉及,所以说它是跨学科的。第四,对后学的扶持性。这次会议,有很多像我们一样的学生、青年的学者也来了,这是对青年学者的扶持,我希望将来我们这个论坛,能够继续给予青年学者培养和支持,谢谢!


更多精彩:歌亿民社区http://bbs.geyimin.com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